· 科普与健康 ·

 

惊!粪便也是一种药?

 

朱晓霞

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

 

同学,你知道粪便有什么用吗?想必大家一听这个问题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除了能做肥料还能有什么作用呢?但是今天我就要告诉你,千万别小看了它,关键时刻它能救命。

粪菌移植可能大家都没听过,这是一种将健康人粪便中的细菌以一定的方式放入另一个患者的肠道内,从而帮助患者康复的治疗方法。乍一听可能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粪便中的细菌要怎么移植呢,而且粪便中都是人体的产生的废物,这样做岂不是把脏东西又弄回体内了吗?这样也能治病?先别急,等我慢慢和你们说。

粪菌移植英文简称叫做FMT。世界上第一个有记录可查的FMT可以追溯到我国公元4世纪,当时的古人称粪便为“黄汤”,可用于治疗严重腹泻。而后到16世纪,也就是我国明代,当时书籍中记载用新鲜或发酵后的粪便治疗胃肠道疾病,例如腹泻、便秘和腹痛。1958年Eiseman及其同事首次报道了应用FMT成功治疗假膜性结肠炎。1989年,当时Borody等人使用FMT成功治疗了难治性溃疡性结肠炎。2013年的一项研究报道显示了FMT在某些疾病方面的效果好于单纯使用抗生素。从那时起,逐渐涌现了大量的关于FMT用于肠道疾病治疗的研究报道。FMT也就逐渐“火”了起来。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要问,这个移植要怎么进行啊,莫非直接把粪便往人身体里送吗?当然不是,粪菌移植的重点在“菌”,也就是说我们只要粪便里面的细菌。健康志愿者经过层层筛选后才能作为供体。医生拿到志愿者的粪便后会经过多次处理,去除掉里面的各种杂质,最后留下我们想要的细菌。然后再通过适当的方式将这些有益细菌移植进患者的肠道。因为这些细菌毕竟是从粪便里来的,安全性是我们必须严格把握的,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享受”这项特殊治疗的。下面这个表格就列出了目前哪些情况可以使用FMT。

 

表1  FMT的适应症以及禁忌症

绝对适应症

复发性和难治性难辨梭菌感染

潜在适应症

胃肠系统疾病

炎症性肠病:溃疡性结肠炎、克罗恩病

功能性肠病:肠易激综合征、便秘

肠道系统外疾病

代谢综合征

2型糖尿病

非酒精性脂肪肝

自身免疫系统疾病

帕金森病

自闭症

多发性硬化症

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多重耐药菌感染

危重患者的多器官功能衰竭

黑色素瘤

绝对禁忌症

暂时没有已知的FMT绝对禁忌症

 

  

那粪菌移植的安全性怎么样呢?根据目前治疗病例相关证据,FMT被认为是一种比较安全的治疗方法,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通过大量的临床治疗试验和系统分析评价发现,粪菌移植后可能会出现一些短暂且轻微的不良反应,如腹部不适、腹泻、便秘和低热等等。当然了,及其罕见的严重不良反应主要与内窥镜检查、镇静(吸入)有关。因为FMT治疗的性质和机制未知,缺乏长期的安全性评价,对情绪、行为和精神的潜在影响也还不明了,所以FMT的患者都会在FMT治疗前被告知这些不良反应及风险。下面这个表格就列出了FMT最常见的不良反应。

 

表2  FMT最常见的不良反应

一般不良反应

腹部不适、腹胀、胀气、腹泻/便秘、恶心/呕吐(特别是口服FMT途径)、暂时发热

严重不良反应

内窥镜检查的并发症(穿孔与出血)、与镇静(吸入)有关的不良反应、肠道病原体的传播、腹膜透析患者的腹膜炎、肺炎、IBD发热、感染和/或败血症(感染可能是长期后遗症)、感染后肠易激综合征

潜在不良反应

几年后导致疾病的未被识别的传染因子的传播(例如丙型肝炎、HIV)、基于肠道微生物群的改变诱导慢性疾病:例如肥胖、糖尿病,动脉粥样硬化、IBD、结肠癌、非酒精性脂肪肝病、IBS、哮喘和自闭症

 

 

目前大家都对FMT治疗方法很关注,世界上很多国家对FMT均有各自不同的监管规定,例如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要求将FMT视作一种未经批准的药品进行监管,所有FMT操作流程和临床试验开展前都需要获得研究性新药(IND)批准。加拿大卫生部将FMT视为“新生物药物”,并要求所有临床研究都必须通过临床试验申请,以确保其符合质量和安全标准。而在英国FMT仅被批准用于治疗复发性和难治性难辨梭菌感染。

粪菌移植的未来发展前景如何?笔者认为,尽管目前我们对人体肠道细菌数量有了较多的了解,但是我们对肠道中的病毒或真菌如何组成以及肠道细菌的多样性功能仍知之甚少。因此,FMT未来更多的关注点会在识别肠道微生物群及其对应的功能上面,并通过建立国家粪菌移植注册中心数据库、儿童粪菌移植的粪便标本库等,来进行大数据收集和分析。在此基础上,未来希望可以依据患者不同的病症,能够更进一步实施针对性和精准治疗。FMT的研究一直在前行,让我们拭目以待未来FMT带来更多的获益。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编辑部推荐

上一篇:常用消毒剂使用指南

下一篇:婴幼儿食物过敏


期刊动态公告通知 $(function(){ $("#b1 .column0:eq(6)").hide(); $("#b1 a:contains(主题宣传)").css("cursor","pointer"); }); .slideZctrl2 {text-align:center; height:20px;width:300px;position:absolute;top:290px;left:150px} .slideZctrl2 a{margin:0 10px;display:inline-block;border-radius:15px;width:15px;height:15px;background:#fff} .slideZctrl2 a.hdnow2{background:#09c} .dis_switch img{display:none} .hotNews{height:40px;line-height:40px; background:#eee;border-radius:5px;padding:0 30px;margin:0 0 30px 0} .hotNews a{ margin:0 30px 0 0;color:#175d8d;} .tSwitch{ position:absolute; left:600px;top:33px;z-index:999;} .tSwitch a{margin:0 20px 0 0;font-size:16px;color:#333;font-family:"微软雅黑";font-weight:bold;} $(function(){ $(".dis_switch img:eq(0)").show(); $(".slideZctrl2 a").each(function(i){ $(".slideZctrl2 a:eq("+i+")").hover(function(){ $(".slideZctrl2 a").removeClass("hdnow2"); $(this).addClass("hdnow2"); $(".dis_switch img").hide(); $(".dis_switch...更多